爱游戏:傅盛:发布2016猎豹最新战略 砸5000万美金做机器人

他在现场不仅回顾了猎豹过去六年营收从落后竞争对手3-4倍到反超对手几十倍的心路历程,更是发布了猎豹2016年的最新战略:工具做入口、大数据为高地、内容为核心的战略。

具体来说,傅盛在现场发布了利用用户大数据聚合的视频内容平台——头牌,以及宣布了成立猎豹机器人公司的消息。三年前,猎豹在全力以赴转型全球化的方向上收获了极速的增长。而在今天,他们把方向赌在了视频内容和人工智能上,是否会迎来新一轮拐点呢?

以下是傅盛的演讲实录,猎豹移动CEO傅盛:

谢谢大家,其实这个楼我们进来的时候还是非常激动的,大家也许很难想象,仅仅在六年前我们还挤在一个民房里面办公,在六年前也没有人相信猎豹可以成为一家上市公司,我们的收入在过去六年的时间里面增长了大概有30多倍,移动端的用户量从零开始做到今天6亿多的月度活跃,更重要的是这个大楼的整个建设其实是我们团队自己完成的,在这个过程中,我几乎没有看过一眼图纸,很多人凭着对猎豹的热爱,用心地装点了每个细节,这个大楼一点也不贵,首先是它的装修成本是业界最低的(1200块钱一平米),租金成本1平米3块钱,常租八年。

这个过程中大家很用心,你们在猎豹里面看到的所有大楼,所有的灯,除了射灯是装修公司做的,所有的吊灯全部是我们的团队从淘宝上买的,每个地方的吊灯是不一样的,我们每个休息区有美洲区、法国区、日本区等等,每个地方的风格都是我们和装修公司一起设计的。法国区有一个井盖,那个井盖不是从巴黎运过来的,从淘宝上买的巴黎定制板。

我只是想说我们是一个非常用心的团队,大家一起努力做一个的特别让我们自己有所感动的一个园区,我觉得这更是猎豹过去六年创业历程的一个缩影,我们在非常困难和非常弱小,和不被人看好的情况下,在顶着我们对手强大的炮火下,不仅仅没有死掉,大家可以知道猎豹的前身是金山安全和我创办的可牛合并的,在六年前行业第一是360,第二是瑞星,瑞星当年的收入大概是猎豹的3-4倍,前两天我看了一个新闻,说瑞星今年要冲击新三板,去年收入是七千万人民币,我们去年收入大概是36亿人民币,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自己在最困难的时候抗过来,然后用自己的努力在最激烈的竞争的情况下,另辟蹊径找到了一条路径。

其实我在三年前我就认识到中国的研发能力,还有整个的产业链都是全世界最好、最成熟的,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在自己的市场上面进行激烈地、甚至于惨无人道的竞争,为什么我们不能够早点跳出过门,即便是在我英语水平不好的情况下,依然可以敢于走出去,全力主攻以欧美为主的海外市场。

大家也应该知道这样的一些数字,截止2015年第四季度,我们的移动端月活跃用户已经达到6.35亿,其中有78%来自于海外,其中有20%来自欧美,今天我们依然是欧美最大的工具安全软件,我们的收入结构从三年前95%以上来自于中国,到今天我们有超过50%的收入来自于海外,我们今天是Google、facebook、Twitter、雅虎全球最大的广告平台的合作伙伴,我们今天也建立了我们自己的广告平台,还有自己的大数据队伍。

所有的这些都是在我们全力以赴全球化开始的三年之内完成的,我们也完成了公司在纽交所的挂牌上市,不管怎么样我们完成了一个公司基本的成人礼。这些都是在我们真正地开始有了一个新的梦想情况下做到了,在那个时候几乎也没有人相信中国的一家还不是BAT的大公司,有机会完成国际化业务的扩展。

但是猎豹相信,当我第一次去美国的时候,大概在五年前,我就在想为什么美国公司总是领导着世界,为什么几乎所有的创新都来自于美国,但是我们却比他们工作更努力,我觉得这个一定是有某种规律,后来我发现了一个公司不可或缺的精神,我想并不是因为美国公司比我们有所谓的三头六臂,我们不能追赶的能力,无非就是他们比我们更敢想、敢做,所以我认为这是两个最重要的法则。

在我们很弱小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贯彻,我们坚信即便是一家小公司,在全球移动互联网这样伟大的时代,我们依然可以迅速地把我们的用户扩展到全球,也正是因为我们坚信这样,所以我们猎豹不仅仅这样做,我们也投资了一些小团队,比如说刚才说的Musical.ly,它在被我们投资的时候只有10个人,大概要办不下去了,因为没有人相信,一个来自于中国的团队,能够在美国的青少年音乐市场进入主流,但是今天其实你们可以观察一下,他们取得了让人觉得瞩目地成绩,而且也是世界各大风投都是抢先投资,有了很高的估值,而且和世界三大版权公司展开了合作。

猎豹过去六年用一个很小的点撬动了世界,发现了自己,用全球化的伟大梦想,让自己从一个很小很小的公司,变成了今天有一定体量的公司。但是移动互联网的竞争、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今天这个行业的发展日新月异,所以我们认为我们不能够仅仅把过去的事情做得更好,我们就可以变成更加成功的公司,或者今天我们算不上成功,从一个生死线逃出来的公司,变成一家叫做成功的公司,我觉得一家公司的发展历程从来都是叫跳出舒适区,去不断地寻找新的挑战,做到别人都认为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这才是你的机会。如果所有人都认为这件事情可以做到,我相信就没有你的机会了。

我们在三年前的时候认识到了APP是中国最好,领先全球,所以我们可以把它输向全球,我们今天更认为在中国内容、数据也成为领先全球的一个领域。所以我们从去年开始,尤其是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在财报的分析会上,向投资者宣布,我们要全力以赴转型内容,我们自己的战略叫做工具为入口,内容为核心,大数据为高地。

我来解释一下我们整体的战略:

工具为入口:就是我们通过过去三年建立了全球6亿多用户的直达渠道,也就是说我们今天有能力全球的6亿用户产生连接,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力量,刚才举了习大大访美这件事情,也就是说我们给我们的用户推送了一条信息,就会在三天之内上亿人看到这条消息。所以我们用了三年的时间在个移动互联网上建立了和全球6亿用户的连接,下一步我们需要把我们和用户的连接用内容建立成核心的战略组成部分,内容就是新闻、视频、很多很多关于信息的传播,甚至移动广告也是内容的一部分。

我们刚才张泉灵也说我们有一个媒体俱乐部的活动,我们前两天在Papi酱的拍卖上,张泉灵也去帮猎豹站台,我们要发布一个“头牌”,就是每个人心中有一个头牌,我们今天其实面对全球,或者说我们先在中国发布了我们自己内容的视频类产品叫做头牌,我们希望能够帮助网红更快地找到自己的用户,我们能够希望用户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个网红,希望的头牌,而且我们希望能够借助猎豹在过去两年里面建立起来的强大的移动广告技术,包括未来我们要延展的电商技术,来帮助所有的网红,不仅仅获得流量,还要获得收入,把它变成这样的一个正循环。

这是我们在内容领域所需要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的内容一定不建立在传统的人工编辑部的故事上,我们的内容一定建立在大数据的基础上,我们应该能够做到你喜欢的才是头牌,你喜欢的才是你今天的热度新闻,我们今天在北京已经建立了上百人的大数据团队,我们也请来了范承工(CTO),在硅谷帮我们建立整个大数据和内容平台以团队,而且我们有全球6亿多的月度活跃用户,所以我们拥有着比其他各个厂商更强大的大数据产生和分析能力。

综合来看,我们今天通过工具切入了全球移动互联网,我们希望通过内容把它夯实,通过大数据把它提升,这就是猎豹在未来的三年之内的一个核心战略,这当中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难题,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挑战,但是我一直在想无论这个挑战再大,它也不会比六年前我们猎豹这家公司刚刚开始的难度要大,无论这里面的困难再多,或者说需要的努力程度再高,我相信也不会比我们那个时候面临的困难更多。

我说过正是因为猎豹坚信中国APP全球化是巨大的机会,所以我们才能够在移动、安全和工具领域拿到一个头牌。但是今天我们认为其实内容方面整个中国内容产业也开始领先全球,我去了一趟LA,我也拜访了很多的美国媒体公司,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我们坚信中国内容模式的全球化,就是猎豹下一个巨大的机会点。

除此之外,我有一个重大的事情要宣布,在一年多前我就一直在思考,如果下一个三年对于猎豹来说是内容和大数据的战略目标,那下一个五年、下一个十年,像阿里巴巴说我要做102年,我的位置是什么?当然生意永远都会做,当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我也在想如果猎豹今天大数据能够作为支撑,内容成为我们工具的一个载体,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工具的终极体现会是什么?

在这个问题上我花了大约一年的时间思考,其实一直蠢蠢欲动,所以当时我就请来了张泉灵来帮我成立了紫牛基金,我说我们做紫牛基金最初的核心不是改变世界,是探索世界,是看这个世界有什么年轻人,有什么好玩的东西,有什么可能即将发生的技术革新点,我觉得互联网通过十年多的竞争,最终它会变成一个基础产业和传统产业。那么下一波的机会,一定不来自于互联网自己,我们可以把中国的模式输出,我们可以把我们的APP做的更精美,我们可以成为全世界移动互联网流量的入口之一,但是我不认为这是猎豹和我个人的终极梦想。

我在想我们能不能通过紫牛的机会看到更多的年轻人和早期团队在做什么,在这一年里面我走访了以色列,走访了硅谷,见了很多很多的初创公司,包括印度,后来我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一些技术的革新就在眼前,终于有一天有一个产品出现了它叫做AlphaGO,AlphaGO的每个直播我都认真看了,其实我回去在内部写了一篇文章,我认为AlphaGO的出现标志着人类在所有重复的脑力和体力劳动的行为都会被计算机取代,都会被人工智能取代,这一点我认为几乎没有什么可以争辩的,无论我们以人类为自我中心的狂妄的理论,或者心理是多么地强大,但是这就像地心说会被推翻是一样,我们只是客观世界里面非常普通的一分子。

所以我认为在未来的世界里面,人工智能的崛起,或者人工智能成为人类最好的朋友和最好的助手,是不可能抵挡的一件事情,或者也是一件必然要发生的事情,而且每每想到这个,我就会很激动。

回到我的命题,我认为工具最后的终极一个表现形态应该是机器人,我和我们的董事长雷军先生也讨论了很久,我一直觉得机器人是未来可能十年、二十年的一个巨大方向,我们猎豹也会单独成立猎豹机器人公司,全力以赴开始猎豹机器人的研制工作,大概初期应该会投资数千万美金吧,初步决定投资大约5000万美金,开始激动人心的这样一个事情的投入。

我也相信总有一天人类会从各种重复的、简单的体力劳动当中解放出来,真正开始追求诗和远方的活动,或者是对世界的体验比如VR,或者是对外星的探索,比如说火星,或者是对游戏的享受,但是我相信所有每天都在重复的工作,其实就像AlphaGO一样,它一定可以帮你去解决,当然这里面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这就像我们六年前重新开始一家公司一样,我相信我们一定要有一个伟大的梦想,不管这里面有多少艰难和困苦,我也知道在这里面有非常非常多的难题,我也深度学习技术,我认为这里面的难题再多,也不如它的希望多。它的周期再长,我相信以猎豹全力以赴,总会有机会为这样的进程贡献自己的理想。

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